很偶然在追完horseman和southpark后,看到了gravityfalls,很有趣的动画,两个少年小镇的暑假充斥着冒险和温馨,dipper和mabel简直是两个叔公的翻版,智慧型和力量型,喜欢这种不知该说是隐喻还是什么的设定(๑`^´๑)
)
喜欢双子之间的那种亲情,在成长过程中一直有人相伴对于大部分为独子的90后来说应该是让人向往的,对我来说更是如此,我从小就渴望有一个姐姐,至今还很是羡慕那些有姐姐的朋友,对比我大的女性有特殊的好感(ε:
),可有趣的是,mabel和dipper仿佛年龄颠倒,dipper比Mabel更加成熟,经常处理姐姐大人的烂摊子~哈哈,这也是萌点吧
阿福叔公是个科学天才,而阿利叔公则是一个混世魔王,他们有截然不同的人生经历可最终殊途同归,一起完成儿时的梦想航向北冰洋冒险,一起找宝藏一起找妞儿,哈哈,当然有些东西不可以共享(*/ω\*),冒险精神和求知欲应该是他们的共同点,也可以说是派恩斯家族的遗传,因为Mabel和Dipper身上亦是如此,两对双子的经历组成了这个故事的主线,而那些有趣的人设又构成故事的闪光点。傲娇的大小姐Pacifica,傻的可爱的Soos,大众男神的Wendy(SP里面那个是Stan的),普通文艺加上搞艺术的青年Robbie,有故事的疯老头McGucket,还有那对我不知道如何评价的警官~
很猎奇又不算重口的一部动画,毕竟是产自Disney,大佬最终也只在剧中设置了半句脏话,温馨的剧情,少年们的成长,三十年不见任然坚韧如初的兄弟情缘,加上一个人气很高的反派角色Bill(不知道为什么姑娘们都叫他老公,但他真的很酷,虽然我心中再酷的反派也没有小丑酷),一段在重力泉镇度过的怪诞暑假将永远铭记在剧中少年的心中,相信你我也是。
(一些金句或者萌点截图,自收)

一个dipper.gleeful和mabel的故事

js金沙平台 1

祝食用愉快!

js金沙平台 2

————

js金沙平台 3

那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js金沙平台 4

dipper.gleeful坐在客厅,看着自己的姐姐指挥着will搬着镜子到处移动,他们似乎想要在客厅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安放这块东西。

js金沙平台 5

虽然客厅并不需要镜子。

js金沙平台 6

js金沙平台,“no……这里挡住了柜子,stan会杀了我的。”

js金沙平台 7

“摆这里好难看!”

js金沙平台 8

“啧……will你的审美怎么跟dipper一样!”

js金沙平台 9

“i am sorry……”不用猜也知道这是will在道歉。

js金沙平台 10

其实这不能怪will,要知道mabel.gleeful的挑剔可是在小镇出了名的,当然不只在衣服挑剔,她的挑剔涵盖生活的所有方面。所以也难怪她会和will折腾那么久后才决定了镜子的位置——他们把镜子放在了dipper.gleeful的专座后面。

js金沙平台 11

“bro,你姐我的主意不错吧?”mabel.gleeful神气地回头问dipper.gleeful,希望能得到他的赞赏,却看到dipper.gleeful把书举过头顶,他选择用仰头看书无视她的问题。

js金沙平台 12

“dipper.gleeful。”mabel.gleeful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看到自己的弟弟这么对待自己,她的自尊心可不允许她忍气吞声,然而dipper.gleeful像是读不懂空气一样继续盯着那本书不放,还当着她的面翻了一页。

js金沙平台 13

虽然早该习惯,可will还是被这情景吓得没有影踪,mabel.gleeful直接走向了dipper.gleeful,一手抽走了他的书。

js金沙平台 14

“the last chance,bro。”

js金沙平台 15

dipper.gleeful看着mabel.gleeful,准确来讲是在看着她手上的书,双方对峙了一会以后,dipper.gleeful投降了。要知道跟mabel.gleeful吵架吃亏的永远只能是自己,dipper.gleeful很早之前就认命了。

js金沙平台 16

“all right……看起来还行。 ”他伸出手拿回那本书,“现在满意了么?sis?”

js金沙平台 17

果然服软是最好的方法,至少能看到mabel.gleeful脸上的阴翳马上散去,“算你识货……那镜子就放在这里了。”

js金沙平台 18

没等dipper.gleeful同意她就朝着门口走去,她今天有约,要跟她那两个破坏狂小伙伴一起去小镇逛街,再不出门就赶不上了。虽然她并不太在意这些,她只是觉得只有dipper.gleeful一人在的房子太过于无聊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从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声咔哒的关门声后,整个房间又重新回归安静。dipper.gleeful叹了口气,调整了下坐姿继续翻阅手中的书,没有自己那个吵吵闹闹的姐姐,看来这个下午会很美好。

当然不可能。

“全视之眼……”

dipper.gleeful看着书中的内容,跟着轻轻地念诵出来。

“soos!你看我的橡皮糖像不像虫子……”

“召唤方法…跟召唤will一样……”

“wow!!这个眼球装饰好cool!!!wendy你戴的地方不对啊哈哈哈哈哈哈……”

在房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来这些杂音,而且还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dipper.gleeful皱了皱眉,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继续翻书,“will?”这些问题一般都是will去处理。

然而没有回应,不是will的胆子大了,而是每天下午这个时候will都跟着stan学习…其实就是给stan打杂,而且他们两个吵架的时候就把他吓跑了……总而言之,他现在不在家里面。

“啊啊啊啊!!……哈哈哈!!!!”

“啪。”

这是dipper.gleeful的忍耐线断掉的声音。

他从位置上起来寻找声音的来源,右手烧起蓝色的火焰,如果是入侵者,他就用魔法把他烧成渣,如果只是mabel.gleeful的恶作剧,他就把她刚买的小裙子扔进火炉……

可惜都不是。

————

dipper.gleeful站在镜子面前,隐隐约约地在镜子处听到有声音传出。

“魔法么……看起来不是。”dipper.gleeful把手放在镜面上,开始认真观察这块刚刚还被他嫌弃的镜子,那的确是件大家伙,能把dipper.gleeful以及后面的客厅都给收进镜面中,这也难怪will会费这么大力气来搬动了。镜边上刻着非常多繁复的拉丁文装饰着它,而在镜子角有一条蓝色的丝带绑在上面……不用说也知道是他姐姐的。

可除此之外这镜子跟平常的镜子没有什么不同,镜面如实地照出dipper.gleeful的样子。

“……难道最近有点累了?”dipper.gleeful揉了揉穴位,“看来最近的演出要减少几场了…居然出幻听了……呵”

“咔。”

“滋滋滋滋滋滋……”

镜子突然发出老式电视花屏时的噪音,dipper.gleeful下意识地后退,有重力泉的,也有不知道哪里的图像在镜面中快速切换,中间还夹杂着人们说话的声音,dipper.gleeful回到镜子面前,看着这惊奇的一幕发生。

图像切换的时间没有太长,在闪动了几次之后,镜面停在了一个画面上,dipper.gleeful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那边有一个小女孩,也在看着镜子,而且……

这个小女孩长得跟他姐姐一模一样。

“…who are you。”

“who are you?”

————

dipper.gleeful皱了皱眉。

女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虽然从她的眼睛里面读不出来一点恶意。

“wow…dipper你怎么会在镜子里面?!而且还换上了这种衣服……”女孩突然开口,并把自己的脸贴在镜子上面,因为镜子的挤压导致她看起来非常的可笑,就连她的发箍也因为这样而从她的头发上跳了出来,“wait,你还长高了?!你是不是又用了那个手电筒?”

dipper.gleeful默默地后退一步,他讨厌跟别人有肢体接触,即使镜子另一边的女孩子根本没法碰到他,“…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所说的那个dipper。”

“不!你肯定是!”女孩伸出手在镜子上乱摸,似乎想要触碰他的胎记,“那个北斗七星状的标记只有dipper会有!”

“…”dipper.gleeful沉默了,看着那边像是有多动症一样的女孩思考。

【难道真的有平行世界?】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镜子突然又出现了乱流,女孩子那边的图像闪烁失色变得逐渐模糊,她的声音也被乱流撕扯得听不清楚,最后它又变回了普通的镜子,如实的反射出客厅的样子——以及dipper.gleeful身后的mabel.gleeful。

“bro?”

dipper.gleeful回头看去,他的姐姐站在他的后面,看样子应该是刚刚回来,“你在镜子前干什么,该不会你在研究我的镜子吧?”mabel.gleeful笑着把手搭在dipper.gleeful的肩上,“诶,那你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开始研究女孩子的化妆品了?我的小天才?”

结果她的手被他打向另一边。

“你不是出去了么?”dipper.gleeful用手拍了拍刚刚mabel.gleeful的手放着的地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该不会你们三个又吵架了吧。”

“切,我是回来拿东西的!”mabel.gleeful啧了一声,“我忘了拿袋子了,女生的魅力都在袋子上!这可是魅力点你懂么!不过像你这种书呆子是不会知道的。”

没等dipper.gleeful的回答,mabel.gleeful就踩着她的高跟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又留下他一个人待在那里。

“…刚刚应该不是幻觉。”他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期待镜子会再次出现刚刚发生的事情。

然而那天直到他入睡,镜子都没有再发生变化。

————

三天后。

dipper.gleeful又一个人呆在家里面看书。

那个镜子像是失去力量被用完了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动静,而dipper.gleeful的好奇心也随着时间的消磨逐渐被削弱。

虽然他还是很在意那个女孩。

“又是无聊的一天。”

他胡乱地翻了几页书,发现心思根本不在上面,在他起身准备离开客厅休息一下的时候,镜子突然又传出滋滋的声音,然后——那个女孩又出现了。

这回的女孩子穿了件粉色的毛衣,上面有着流星彩虹的图案。

镜中显示她原本在房间门口捡着什么东西,不过在看到dipper.gleeful以后,她扔下了手中的东西马上跑了过来。

“wow,这镜子果然跟普通的镜子不一样……嘿!我又看到你了dipper!”女孩没有像上次那样贴着镜子,“dipper你怎么绷着个脸?你不是跟着ford叔公去做研究了么?”

“……不好意思,我说过我不是dipper。”dipper.gleeful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特别是这个没来由就出现在自己视线之内的女孩,可女孩却相当的固执,她拍了拍镜子对,“不!你是!”

“我不是。”他有点不耐烦。

“你肯定就是!你别不承认了!昨天我问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个反应!你是不是在用ford叔公的新发明骗我!”女孩鼓起脸颊瞪着他,老实说他刚刚差点把她看成是自己姐姐了。

dipper.gleeful扶额不语,他决定撒个谎转移话题,他讨厌很多东西,尤其是在这种死循环下面转圈圈,他姐姐跟他吵架的时候也是这样,毫无逻辑地绕弯子,到最后一定就是两边兵戎相见——在客厅大打一场。

“……我是魔术师,这是我变的魔术。”dipper.gleeful深吸了口气,然后像是对着平时的观众一样对着女孩微笑,“既然你把我当成你认识的人了…那我可以把这当成是对我魔术的赞赏么?可爱的小姐?”

果然是小孩子,女孩听到魔术师这三个字眼睛突然就亮起来了,她双手捧腮看着dipper.gleeful,眼里带着满满的期待,“oh…那你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么?”

“……不可以,魔术师的真面目是不能给其他人看到的。”dipper.gleeful对着女孩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这个女孩也就不过13、4岁,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天真得让人觉得可怜,就算是mabel.gleeful也会被他骗得团团转。

听到这句话的女孩失望地低下了头,手指在一边打转转,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他,“那!那么你能变个魔术给我看么!我想看星星雨!”

然后她张开双臂跳了起来,在空气中用双臂划出一个范围,“我想要看那么——多的星星!”

“……好的,我试试。”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dipper.gleeful毫无底气。

他不知道他的魔法在另一个世界里面会不会失效,不过这关乎到gleeful家面子的问题,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这个女孩子。

【啪】

他打了个响指,女孩马上抬头看向天花板,可是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女孩的脸上有着掩盖不住的失落。

【果然失败了。】

正当dipper.gleeful想着用魔法把镜子给砸了的时候,他听见了女孩在另一边兴奋地大喊大叫,差点没把他的耳膜喊穿。

“wow!!!真的是星星诶!!好漂亮!!!”女孩伸手不停地接住从空中突然出现的星星,小脸因为兴奋变得通红,dipper.gleeful看着满房间的星星雨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有延迟啊。】

“你真的是魔术师啊!你没有骗我!”女孩把星星都卡在了自己的头发上,显得特别的滑稽,“那魔术师!你叫什么名字?”

“……gleeful”dipper.gleeful想了下,还是决定告诉她自己的姓氏,“叫我gleeful就行。”

“我叫mabel!”女孩边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边尝试着把星星别在自己的耳朵上,“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以后还会见面么?”

“……应该会吧。”dipper.gleeful对她礼节性地笑了下,心里面想的却是其他的东西。

【毕竟这可是了解平行世界的好机会,我可不会错过。】

————

话是这么说,可dipper.gleeful最近有点不太对劲,这种变化连他自己都察觉到了。

本来只是想通过另一个世界的mabel了解平行世界的事情,可是现在好像越来越偏离目标了。

他在mabel那知道了很多平行世界的事情,比如【自己】在那边是个害羞没有女人缘的傻小子,除了跟自己求知欲旺盛一样,其他没有任何一点相同,听她说那个傻小子最近还在追求一个叫做【wendy】的女孩子,当然很挫地失败了,现在的他跟着ford叔公到处出去研究重力泉,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他现在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跟mabel聊天了,虽然另一个世界的姐姐傻里傻气的,但是dipper.gleeful还是不自觉得被她带着走,他在她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语言中知道了她的很多事情,比如她会做mabel
juice给家人喝,会和soos一起在小屋打扫卫生,会跟他们世界中的格兰达和糖糖一同出去逛街,她有一只可爱的小猪叫做waddle,她还喜欢织毛衣……mabel的一切和这个小镇中他们一同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为了和mabel聊天,没有演出的那天他都在家呆着,甚至为了方便还把沙发的面向调向了镜子的方向,对此mabel.gleeful疑惑了很久,不过她也没能查出什么端倪来。

他还发现,这块镜子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才会发生变化,当有人回来的时候镜子会马上变回原样,以及他能单方面穿过那块镜子,虽然镜子会因此而短时间的罢工。那天mabel端着自己做的蛋糕让他品尝,结果刚拿回一块蛋糕回来镜子就变回原样了,足足过了四天才又重新工作。

“我还以为你吃我的蛋糕吃坏肚子了……”他还记得mabel一脸快哭的表情贴着镜子看着他,如果她可以穿过镜子的话估计就整个人扑过来。

有趣的是消息交换并不是对等的。

dipper.gleeful每次对mabel的提问都闪烁其词,虽然还是会偶尔透露一点内容,不过他不想让这个小女孩知道自己太多的事情,他没来由地害怕,害怕她知道真实的自己后会讨厌自己。

因为他好像喜欢这个小小的mabel了。

————

“gleeful,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子啊?”在某日闲适的下午,Mabel忽然问他这个问题。

“…为什么忽然问这个?”dipper.gleeful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又翻了一页书,他没有看到Mabel失落的表情。

“就是想知道一下…”Mabel转着手指小声地说,dipper.gleeful稍稍抬头,看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她撒谎的时候就喜欢下意识地做这个小动作,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成熟一点的吧。”他叹了口气,其实他不觉得自己会喜欢这一类的女生,他只是糊弄一下Mabel而已,比起跟那些吵吵闹闹喜欢化妆品和肤浅的时装杂志的小鸟相处,他还是喜欢跟不会说话的书本呆在一起,起码脑壳不会被吵炸掉。

“成熟一点的啊…”Mabel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看着天花板发呆,突然镜子又开始闪出白色的噪点,慢慢地它变回了原样。

【看来是有人回来了。】

dipper.gleeful皱了皱眉,心里想着那个回来的人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这个时候回来的能有谁呢?除了他的姐姐就没有其他人了。

可今天mabel.gleeful却罕见地没有无视他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站在他的身后,dipper.gleeful没有管她,自顾自地翻着自己手中的书,谁知道她会想什么呢?

哪怕那本书早已经被他翻到了最后一页。

“bro,你最近很不对劲诶。”

“…怎么说?”

“就前三天,你居然吃了你平时绝对不会碰的东西。”

“…我换口味了。”

“那昨天你在表演上把自己的拐杖甩在地上怎么解释?”

“…失误。”

“哦?是么?”Mabel.gleeful把手放在dipppr.gleeful的肩上,忽地用力捏了下去。

dipper.gleeful没想到这个小魔头会来这一招,下意识地缩了下肩后一手把她的手拍开。

“sis,你发什么神经。”

“nothing,只是看你是不是真的傻了而已。”mabel.gleeful作无辜状,然后摊了摊手,“别傻了老弟,你最近肯定有什么事没跟你老姐说,来,说说看,看老姐这个成年人能不能帮你。”

“你没事干就回去房间敷面膜。”dipper.gleeful瞥了她一眼,“我跟你一样大,而且我各种意义上而言都比你还要没事……”

“ok,”他没说完就被mabel.gleeful打断,“那么亲爱的弟弟,你在书上写满mabel这个词又是什么意思呢?”她冷笑着看向dipper.gleeful,在弟弟这个词上还特意加重了语气,“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我……”

“闭嘴!dipper.gleeful,你真让人觉得恶心。”mabel.gleeful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对着他竖了个中指,“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心里面想的是这些东西,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你居然对自己的姐姐——还是亲姐姐想这些龌、龊、的、东、西……fuck
you!”

接着就是mabel.gleeful气冲冲地走回房间摔房门的声音。

“……可她不是你啊。”dipper.gleeful难得地怔在了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说的对,就算她不是mabel.gleeful,她也是自己的姐姐。

————

第二天的dipper.gleeful是顶着一双黑眼圈去见mabel的,很明显昨天mabel.gleeful的话成功地让他失眠了,然而在看到mabel的一瞬间,他醒了。

……眼前那个脸上涂得乱七八糟的人是谁?

“gleeful!我这样好看么!”那个人双手举起然后指着脸…听声音像是mabel?

“……你涂成这样干什么?”dipper.gleeful哭笑不得地看着花脸的mabel,“看起来像是没洗澡的小野狗。”

mabel装作生气地叉起了腰撅起了自己的小嘴,“哼!什么没洗澡!这是我化的妆啦!我让格兰达和糖糖帮我化的!花了我三个小时呢!这个妆除了她们两个之外就只有你看到了!你应该觉得荣幸才对!”

“……是是是。”

dipper.gleeful默默地不出声,只是打了个响指。顷刻之间mabel脸上那些惨不忍睹的【妆】消失得一干二净。

【果然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dipper.gleeful回忆起小时候给mabel.gleeful提妆容建议后的惨状,这么想着。

“还是这样比较适合你。”dipper.gleeful伸出手穿过镜子,揉了揉mabel的头发,却被mabel一把拉住了手。

“……mabel?”

“你说你喜欢成熟一点的女性,我问过wendy了,她说成熟的女性一般都是化着这种妆的,”mabel看着dipper.gleeful,“现在我这么做了,然后……”

在这个关头她却停住了,像是在酝酿什么一样欲言又止,接着……

“你现在能当我的男朋友了么?”她大声地对着dipper.gleeful说到,脸颊变得红通通的。

他看着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真恶心。】

【你居然喜欢自己的姐姐。】

【恶心。】

……

“gleeful?”mabel看着他没有动作,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他,却被他的动作给打断了话语——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mabel的手松开,然后反手变出了一朵蓝色的玫瑰插在她的头发上。

“……对不起。”

他低着头,很小声地给mabel道歉,“我想我做不到。”

他没有让mabel看到自己眼神中叫做【难过】的东西,然后在他把手收回来的瞬间,镜子突然碎裂。

那些碎片掉在了他的脚边,像是在嘲笑他的懦弱一样。

“……那就这样吧。”

她会难过吧,她会伤心吧?

对不起。

—fin—

蓝玫瑰的花语:

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也代表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珍贵,稀有,暗恋你,却又开不了口,每天想的都是你,你是否也会想起我。

可我总有一天会放下你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