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慢对大学“家校群”冷嘲热讽

■关键词:寄成绩单近日有媒体报道,深圳大学给部分专业的学生家长寄了学生成绩单,快递含有所有学期的成绩单、绩点换算说明、《致家长一封信》以及辅导员、班主任联系方式。光明日报:寄成绩单打到大学生的“七寸”了吗?

浙江一所高校学生近日发帖称,学校以班级为单位建了“家校群”,要将学生日常的奖惩、出勤情况通过群聊告知家长。对此,有学生调侃“学校是不是从幼儿园、小学的家长群获得的灵感”,同时质疑学校的做法是否正常。

■关键词:寄成绩单

对于学校这种做法,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高校把大学生当成中小学生来管理,难以接受。大学生不同于中小学生,家长不再是他们的法定监护人,他们要为自己的言行举止独立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乃至刑事责任。从这个角度说,高校还把大学生当成中小学生一样管理,不利于大学生独立自主能力、责任担当意识的培养,很容易把大学生培养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巨婴”、长不大的“宝宝”。

近日有媒体报道,深圳大学给部分专业的学生家长寄了学生成绩单,快递含有所有学期的成绩单、绩点换算说明、《致家长一封信》以及辅导员、班主任联系方式。高校是否应该给大学生家长寄成绩单?对这个问题到底该如何看待?

而且,很多大学生倾向于选择远离家乡读大学,为的是摆脱家长对自己长达十几年的控制,获得相对的自由。高校建立“家校群”,实质上就让千里之外的大学生仍然生活在家长的监控之下,摆脱不了家长的影子。

光明日报:寄成绩单打到大学生的“七寸”了吗?

但是,高校建“家校群”是不是完全没有必要?是不是一种错误的做法?笔者以为未必,大学生不必对高校建“家校群”的做法嗤之以鼻、冷嘲热讽、耿耿于怀。相反,高校建“家校群”有其必要性和作用。

大学给学生家长寄成绩单,更多是出于部分大学生缺乏独立性、责任心的无奈之举。要让学生做到对自己负责,必须从基础教育开始就培养学生的独立性和责任心。同时,大学教育也要重视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和管理的能力。

虽然多数大学生已经成年,但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每年缴纳的学费和每天的生活费并不是靠自己劳动所得,而是由他们的父母提供。换言之,在经济能力上,大多数大学生跟中小学生并没有本质区别,起码没有实现经济独立。既然大学生在经济上依靠父母,那么作为对大学生供吃供喝的父母,理所应当享有知情权,有权了解孩子在大学的学习情况,这个要求不过分。然而,不少大学生并不愿意将自己真实的大学校园生活状况告知父母,高校只好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手段,建立“家校群”,以此满足家长的知情权,从而让他们对孩子的大学生活更有信心,也可以对孩子的学习、学业规划进行必要的督促,形成家校合力,更有利于大学生成长成才。

众所周知,在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几乎所有学校都要求家长关注学生的学习成绩,甚至有不少学校布置家长批改孩子作业。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学生,早已习惯了一直被教师和家长规划与管理,没能培养起自主学习的能力。还有的学生错误地认为,读书是为父母读,一些父母也将孩子考上大学视为“脱离苦海”。如此带来的结果就是,倘若家长不继续盯着他们的学业成绩,一些学生进入大学后就进入放纵状态。一些学生对学校给家长寄成绩单感到“害怕”,就是放纵惯了,担心家长发现自己的成绩之差。

当然,高校建“家校群”应该提早立规矩,老师要抓大放小,不要事无巨细地在群里唠唠叨叨,引发学生反感。同时,还要警惕“家校群”变味儿,避免“家校群”沦为马屁群、广告群等。

既然学生感到害怕,学校也多会认为此举打到了大学生的“七寸”。然而,需要认识到,这仍然没有摆脱基础教育的管教模式。近年来,针对大学生出现的学业问题,有的大学采取高中管理模式——统一上早晚自习、统一作息。但按照这种管理模式,大学生走出校园怎么办?他们总有一天要走向社会、独立生活。

对于大学生缺乏独立性和责任心的问题,我国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必须反思。对于基础教育来说,不能再围绕升学而办学,只对学生进行知识灌输,而不重视培养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忽视对学生成长十分重要的自主学习、自主管理、自主规划意识和能力的培养。不少在高考中考出好成绩的学生,进入大学之后不再有学习兴趣,不知读书的意义是什么,失去进一步奋斗的目标和动力;面对大学实行学分制教学而出现的大量自由时间,以及大学辅导员老师不再像高中那样事无巨细地管教,很多学生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自己的大学学习生活。值得欣喜的是,有关教育部门已经认识到,家长参与学生作业不利于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已叫停学校老师给家长布置作业。

针对大学生的这种状况,大学应该首先重视对学生的适应教育,引导所有大学新生学会规划大学生活。在发达国家,大学新生入校后,高校都会有较长时间的适应教育,并且会安排经验丰富的教授担任学生导师,每两周和学生一起交流讨论,以此让大学生找到目标,同时达到排解学生困惑的目的。其次,应充分发挥学生会的自我教育、自我管理作用,增强学生对大学的认同感和主人翁意识。最后,大学还应重视对学生的过程教育和过程管理,通过老师创新课堂教学,提高平时考核要求,让学生不敢有所懈怠。

(作者熊丙奇,原载《光明日报》,有删节)

中国新闻周刊:把成绩单寄给家长不妥

国内不少高校都有寄成绩单的做法,包括中山大学、华东交通大学、江西财经大学等。大学是希望施加的压力能够转化为学生学习的动力,激励他们在大学期间真正学有所成。

大学的初衷是好的,但寄成绩单的做法却惹来很多争议。对学生来说,作为年满18岁的成年人,大学未经学生允许就私自寄成绩单,是否侵犯了学生的个人隐私?对家长来说,是否还需要跟中小学时一样,介入子女的学习生活?

实际上,大学生也不希望大学过得浑浑噩噩,这与学校严格要求成绩的目标是一致的。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的一项调查显示,80.9%的学生支持大学“严出”,也就是支持学校提高对大学生学业成绩的重视程度。大学生不反对戴紧箍,反对的是瞎念紧箍咒。

对大学来说,提升本科教育质量,寄成绩单是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做好本科教育,是通过寄成绩单就能解决的?其实,关键要看大学课程、高校体制、教育改革会有哪些突破。事实证明,教得好的老师,课堂参与度也高。此外,还要防止老师当甩手掌柜,建立学业预警机制是可借鉴的措施。江西理工大学实施的学业预警制度,通俗来说就是对学生的学习情况进行监控。通过这种警示,学生能及时查漏补缺,老师也能在交流中指导学生,加强互动。

大学教育的真正价值和成绩、学位完全无关,只与自我的觉醒有关。而这种觉醒,大学生必须自己悟出。回到深圳大学寄成绩单这件事,提升本科教育质量,考验的是学生素养和教育管理水平,这不是一件快递就能解决的问题。

(作者俞杨,原载《中国新闻周刊》,有删节)

中安在线:大学给家长寄成绩单可以有

金沙平台投注官网,大学向家长报告学生成绩的很少。大学一般学生人数很多,学生来源分布很广,寄成绩单不太方便。而且,学生都是成人,已经相对独立,有自我管理的能力。孩子读大学,家校之间的联系自然变少。

大学生刚刚步入成年,还是大孩子,仍然是介于独立和依赖、成熟和幼稚之间,离开父母的管教,容易失控。一些孩子上了大学后开始放松自己,喝酒、打牌、玩游戏、谈恋爱等,有时连课也懒得去上。对此,一方面学校要加强管理,另一方面要联合家长形成教育合力。大学向家长报告成绩是完全必要的,以便家长及时掌握情况,家校应该互通有无,有的放矢地让教育更有效。

近日有媒体报道,由于学分不达标被亮红黄牌,华中科技大学18名学生从本科转为了专科,笔者不得不为这些学生感到遗憾。如果学校能早一点将学生在校情况反馈给家长,家长多施加一些压力,如果学校的管理再严格再细致一些,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有人质疑,向家长报告成绩是不是侵犯学生的隐私权?中小学都是及时向家长报告学生的成绩,平时老师还要通过家访等形式联系家长,向家长如实反馈学生在校表现和学习情况等,商量教育对策。孩子上大学,经济还是家长供养,各方面都还得依赖家长,家长对于孩子在大学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应该有知情权。总而言之,大学给家长寄成绩单可以有,理应形成常态化。

(作者蔡正青,原载中安在线,有删节)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